<xmp id="4www6">
  • 疫情之下,富豪們也“難逃一死”可有的富豪,反而財富越滾越多

    2022-09-01 12:02 | 云南生活網

    疫情之下,富豪們也“難逃一死”。

    口袋里的錢不停往外流,有些還只能通過裁員來穩住陣腳。

    可有的富豪,似乎有鋼鐵之軀,不僅沒被疫情打垮,反而財富越滾越多。

    深圳巨富徐航,2020年個人身家1200億元。

    結果,第二年,他的身家又飆升至1500億元。

    也就是說,這兩年疫情,他每天差不多能賺1個億。

    徐航到底做什么才這么賺錢?他又有怎樣的傳奇經歷?

    (徐航)

     

    1962年,徐航出生在廣東廣州。

    那時候的徐航,還很一般,但他的父母可不是一般人。

    父親畢業于民國中央大學,退休后到華南師范大學當教授。

    母親是大家閨秀,腹有詩書氣自華,說的大概就是她本人。

    在這樣的家庭里,徐航生活過得也很滋潤,要什么就有什么。

    徐航一門心思只在玩樂,對學習完全不上心。

     

    興許是繼承了父母優良基因,徐航對學習愛搭不理,成績依舊高攀得起,一直名列前茅。

    但與厲害的父母相比,徐航還差了一大截。

    初二那年,老徐終于看不過去了,對小徐下了最后通牒:

    “你必須得上大學,要么上清華,要么去北大,要么到中科大。只有這三條路。

    如果全都考不上,那你就別去上大學了,浪費時間,更浪費我的錢!”

    徐航一聽,嚇出一身冷汗,這哪是三條路,這分明就是死路一條。

    從那之后,徐航也不敢玩了。

    白天上課,他在教室里正襟危坐,室外老徐正躲在墻壁后面偷偷觀察他。

    一發現他走神,老徐就使勁咳嗽一聲,徐航立馬打起精神,瞪大眼睛盯著黑板。

    他知道,如果自己再走神,那就不是咳嗽提醒這么簡單了。

    晚上,徐航挑燈夜讀,老徐也會忍著睡意,給他開小灶。

    好在1979年,徐航高考一鳴驚人,考上清華大學,成為北大、中科大無法擁有的學生。

    這一年,他17歲。

     

    在清華大學里,徐航更拿出了吃奶的力氣,修雙專業,學習計算機專業與生物科學。

    1984年,徐航繼續攻讀研究生,學習生物醫學工程。

    而這時,李西延早已徜徉在國外的知識海洋,為了他們日后的相見,正埋頭努力。

    (李西延)

    1986年,中科院與美國一上市公司,攜手成立深圳安科高技術有限公司,搞醫療器械。

    35歲的李西延被喊回來,到安科開荒。

    第二年,徐航緊隨其后,頂著清華大學碩士的頭銜,一路南下深圳,進入安科。

    實力不允許他低調,徐航還沒來得及跟李大哥套套近乎,又被總經理相中,派去美國學習。

    一年后,學成歸國的徐航,已經今非昔比,馬上被提拔為超聲部副經理。

    升職自然是好事,然而徐航高興沒多久,就發現了這其中的貓膩。

    說是副經理,其實形同虛設。

    那時候,深圳安科業績不錯,一年就有4000多萬的利潤。

    亂世造英雄,盛世里英雄只能當擺設。

    徐航上任后,毫無用武之地,一天到晚坐在辦公室里,喝茶看報嗑瓜子。

    但自己好歹也是清華出來的,徐航還是渴望有一番作為。

    他也很有想法,琢磨了不少好點子,也經常跟下屬一起交流。

    可有想法,領導不買單,想了也是白想。

    那時,相同的情況,每天都在重復上演。

     

    每次,徐航拿著方案,自信滿滿敲響領導的辦公室門。

    沒過多久,徐航就灰頭土臉走出來,想哭卻哭不出來。

    每次,面對徐航的點子,領導變著法子拒絕他:

    “你還太年輕,難成大事,再磨一段時間,一定給你機會。”

    “唉,這風險太大了,咱不能冒險啊,這你能理解吧?”

    “這個想法好是好,但我們公司還做不成這么大的活兒,再等等吧。”

    看著徐航天天去領導辦公室,碰一鼻子灰,大家都搖搖頭,說他太傻了,沒事找事做,何必呢?

    沒人理解徐航,都把他當成笑話。

    白天不懂夜的黑,李大哥卻懂徐小弟的淚。

     

    有一天,徐航一如既往走出領導辦公室。

    還沒來得及找個地方擦眼淚,就被人摟住肩膀,拉進一間會議室。

    來者不是別人,正是李西延。

     

    徐航的痛苦,李西延何曾沒有經歷過?他也愁??!

    空有一身勁,結果就像打在棉花上一樣,不痛不癢。

    那天,李大哥跟徐小弟說幾句掏心窩的話,說到動情處,眼眶泛紅。

    臨了,李西延提議:“你想做項目,我也想做,不如我們一起做,一起開公司搞項目。”

    李大哥句句戳中徐航的心,說得徐航早已心動不已。

    此處不留爺,自有留爺處。

    1991年,徐航最后一次走進領導辦公室,朝他扔下一封辭呈,道一聲告辭,瀟灑離開安科。

    這一年,他29歲。

    李西延也緊隨其后,辭職走人。

    那天,兩人辭職完,上公司對面的快餐店,吃了一頓叉燒飯。

    人逢喜事精神爽。

    也許是心里暢快,徐航覺得,今天的叉燒都比以前的有嚼勁。

    倘若當時,領導大方通過徐航的方案,撥給他一筆錢研發項目,估計也沒有徐航后面的事了。

    可現在,徐航一出山,也就沒有安科什么事了。

    當時,國內醫療器械市場簡直是外資企業的天下,國內小企業只能夾縫生存。

    自家的蛋糕,哪有外人吃的道理?

    徐航與李西延商量,集中火力進攻醫療器械領域,勢必從外國人手中搶回中國的地盤。

    除此之外,他們還撬走了另一個同事成明和,三人一起創立邁瑞醫療。

    成明和也并非一介草民,他畢業于上海交通大學,同樣也是生物醫學碩士。

    (成明和)

    三個臭皮匠,勝過一個諸葛亮,更何況這是三個諸葛亮,力量不容小覷。

    當然,要想吃得起山珍海味,還得先吃一吃粗茶淡飯墊墊肚子。

    剛開始,他們沒資金、沒技術、沒背景,三個徒有一身功夫。

    沒辦法,他們只能先去代理進口醫療器械。

    第一年,靠著代理,他們就賺了第一個100萬。

    年底理賬本時,成明和不由得感嘆一句:“晚飯終于可以多加點肉了。”

    有了錢,夢想也有了模樣。

    1992年,在徐航的帶領下,血氧飽和度監測儀面世。

    這是公司第一款自主研發的產品,雖然與國際監測儀相比,自然沒什么優勢。

    但架不住它便宜。

    當時,國際上一臺監測儀,最低價格也要10萬元。

    為了打開市場,吸引客戶,徐航將價格壓至4萬元。

    這價格,徐航他們幾乎連底褲都賠進去了。

    而且,他們不敢貿然闖入一線市場,只敢在二三線城市先試試水溫。

    對此,徐航還專門成立800多人的銷售團隊,專攻二三線城市。

    這些銷售人員,不僅口才一流,而且還會幾地方言。

    有人一聽這熟悉的口音,以為是老鄉,老鄉見老鄉,兩眼淚汪汪,沒說幾句就含淚掏錢買單。

     

    就這樣,徐航打開了銷路,公司營業額達幾千萬。

    然而,在醫療行業,風一刮,幾千萬就沒了。

    有夢想的人偉大是真的偉大,沒錢的人悲催也是真的悲催。

     

    1998年,西北風也喝干了,幾個元老撐不下去了,擺擺手離開了公司。

    有的甚至偷走技術,跟徐航他們同臺競技。

    邁瑞在懸崖邊上搖搖欲墜,李西延一夜愁白了頭,到美國華爾街散散心。

    李大哥不愧是李大哥,李西延散完心回來,還帶回了華登基金200萬美元投資。

    有了這筆救命錢,他們成功起死回生,實現自營產品一個億的營收,打了一場漂亮的翻身仗。

     

    趁著熱乎勁,徐航借勢挺進一線城市,打入高端市場,市場份額不斷增加。

    國內遍布他們的腳印,徐航還不滿足,他再次將目光投向國際,對準美國市場。

    美國是醫療器械最大的市場,如果能在別人的地盤,混到一席之地,那豈不是賺翻天?

    徐航盤算,自己設計產品,再由美國一些大公司生產,最后再貼上自家的牌子。

    然而,他的如意算盤落空了。

    人家壓根就瞧不上他,徐航幾次上門求見,無一例外都吃了閉門羹。

    結果,他們這么一挑,反倒挑起了徐航的勝負欲。

    徐航又想了一招,成功撬開了美國市場的大門。

    2005年,徐航兜里還有上億資產,可還是哭喪著臉找高盛投錢。

    最后,高盛大筆一揮,給他投了4000萬美元。

    當然,徐航此舉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錢倒不是重點,畢竟他不差錢,他是想沾一沾高盛的光,打開美國市場。

    有了高盛的背書,徐航一騎絕塵,駕著馬撞開了國際市場大門。

    萬事俱備,只欠上市。

     

    2006年,公司在紐交所上市,邁瑞邁上新臺階,而徐航也迎來春天。

    那一年,44歲的他個人身家暴漲至29億。

    站在福布斯富豪榜,頗有“春風得意馬蹄疾,一日看盡長安花”的氣勢。

    從那之后,公司搭上資本順風車,所到之處一見中意的標的,立馬收入囊中。

    從輸注泵、檢測儀到生物材料,公司無一錯過,簡直是將產品線不斷擴充成公司生命線。

    徐航拿著望遠鏡,愣是看不到一個像樣的對手,方圓萬里,唯他一人獨稱尊。

    當然,曾經的老東家也排不上號。

    兜里有點小錢了,徐航在醫療器械也待膩了,想玩點刺激的。

    2007年,45歲的我還在吃著碗面,想著今兒要不要加個蛋。

    而45歲的徐航早已住上豪宅,美人擁入懷,娶了年輕貌美的妻子。

    (右邊是徐航妻子)

    住著住著,徐航突然感覺,這豪宅可真差勁,襯不上自己高貴的氣質。

    算了,還是自己親手蓋一棟吧,反正也不差錢。

    徐總一出手,就知有沒有。

    第二年,徐航隨手拿下了深圳灣內湖一線海景的風水寶地。

    這里就是日后的黃金地—深圳灣1號。

     

    當時,徐航拿到地時,還犯嘀咕,準備轉讓出去。

    他本意只想蓋一棟樓,結果卻拿多了,拿到了一片地。

    幸好,華僑城董事長陳劍連忙喊且慢,他跟徐航說:

    “這是塊風水寶地,你如果擔心做不了,我會幫你的,包在我身上。”

    有了前輩打包票,徐航腰板也挺直了,決定在這片地上大做文章。

    這下,攤子大了,徐航可不想僅僅蓋一棟豪宅那么簡單,他還另有打算……

     

    在動工之前,徐航可謂下了大功夫。

    先是樓盤規劃方案經過38次修改,就單單是設計費,都要花上近4個億。

    而且,徐總還親自出馬,周游各國挑家具。

    在一次德國廚衛展上,他在茫茫人海中,一眼相中那個大浴缸。

    他還專門躺進去,貼身感受了一把奢華浴缸,最后果斷將它搬回國。

    當時,有人就疑惑,徐總這賣的是什么藥,把豪宅鑲了一身金,誰還賣得起?

    但其實,人家徐總賣的不是房子,而是圈子。

    從那時候起,徐航開始參加各種聚會,在觥籌交錯之間,物色合適的“獵物”。

    聚會上,一逮著哪個富豪,徐航就向推銷自家房子。

    拋出誘餌,向他們承諾,只要買他們家房子,就能進入“深灣會”,跟大佬們做朋友。

    大家一聽,兩眼發光,馬上買買買!

    毫不夸張地說,所有業主身家加起來,應該超過一萬億。

     

    當深圳灣1號開盤,價格一度漲至17萬元一平米,最低也要6萬元每平米。

    還是有人一窩蜂跑去買,徐航賺得盆滿缽盈,凈利潤高達38億元。

    而那年,邁瑞只有25.89億利潤。

    2019年,地產公司成立10年,徐航特意舉辦一場10周年慶典。

    說是慶典,其實就是一場大型富豪聚會,所見之處,身家至少也有幾千億。

    徐航在房地產業吃飽喝足,轉頭就做起了散財童子。

    同年,徐航還向母校清華大學捐款3.3億元,一下子破了校友最大捐款記錄。

    徐航設立的基金會,向上海世界頂尖科學家發展基金會,捐贈10億元。

    而那一年,同行潘石屹公司收入也不過17億。

    10億差不多就占了老潘的大頭,可對徐航來說,也就是他身家零頭而已。

    2020年,新冠病毒肆虐,各國一片哀嚎,陷入巨大恐慌中。

    口罩成為緊俏貨,人們戲稱,“春節過年不收禮,收禮只收N95口罩”。

     

    一罩難求后,大家又開始搶救命呼吸機。

    好巧不巧,徐總旗下的醫療公司,就有售賣呼吸機。

    當時,英國首相約翰感染嚴重,美國的頭兒打電話去慰問。

    約翰也不整那些客套話,直接開門見山:“我要呼吸機。”

    人家美國也自身難保,全美有96萬名肺炎患者,可他們只有20萬臺存貨。

    自家門口的火都救不了,他也沒空搭理別人家。

    要想自己研發,恐怕也來不及了,于是他們看中了徐航手頭上的呼吸機。

    為了呼吸機,他們內部都快打起來了,不停加價搶購中國的呼吸機。

     

    可見,誰有呼吸機,就等于掌握了財富密碼。

    這一把,徐航可以躺著打贏,坐著收錢。

    那兩個月,徐航如同坐上直升飛機,財富增長率達26%,身家950億,直接登頂富豪榜第一。

    也就是說,徐航身家每天增加3億。

    這增長速度,別說我們普通人難企及,就連馬云也得直呼大佬,他當時日收入只有2.6億。

    今年,左手握著醫療器械,右手提著地產,徐航身家達1291億。

     

    一次回清華演講的時候,徐航用一個方程來總結自己的成功:成功=能力*努力*運氣。

    而且,他直言道,成功離不開運氣。

     

    現如今,疫情之下,大家愈發靠著運氣賺錢。

    但其實,沒有空手而得的運氣,所謂的運氣,不過是選擇的概率降臨罷了。

    我們每個人都有機會成為幸運兒,只不過在運氣降臨之前,我們得首先站在正確的位置。

    為了增加勝算,我們必須要選擇大概率事件,大概率會贏,且大概率能賺。

    同時,盡可能選擇周期長,可長期發展的道路,給運氣多一點醞釀的時間。

    除此之外,看準時機就出手,可以少下點注,試試水溫,有贏有輸,守在場上,直到下一次概率的降臨。

    最重要的是,必須重復去做,疊加去做,用重復次數去增大概率的數值。

    熱門文章
    圖文推薦
    最新推薦
    ?
    編輯郵箱:ynqb6668@gmail.com | xml地圖 | 移動端
    鄭重聲明:云南生活網(www.californiapatiofurniturerestoration.com)網站資源摘自互聯網,如有侵權,麻煩通知刪除,謝謝!
    啪啪就小处雏毛女
    <xmp id="4www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