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p id="4www6">
  • 歌爾股份員工:一周前已大量停工,約8000人離職,鄭州富士康已進廠招人

    2022-11-10 21:08 | 云南生活網

    “其實我們大概從一周前就知道蘋果生產線出問題了,但當時沒有想到是被砍了單。”11月9日,歌爾股份(002241.SZ)在職員工小楊對紅星資本局說。

    11月8日晚間,歌爾股份突發公告稱,遭境外大客戶“砍單”。此消息出來后,歌爾股份連續兩個交易日“一字”跌停。

    在此之前的11月7日,歌爾股份廠區內已有大量員工離職。有員工對紅星資本局表示,受此事影響離職的小時工約有8000人,目前鄭州富士康iDPBG事業群已進廠啟動預招工。

    歌爾股份樓前員工排隊離職 受訪者供圖

    歌爾股份丟的大單到底是不是蘋果AirPods Pro2?丟單原因究竟是什么?影響如何?下一步歌爾股份的業務重點在哪里?

    歌爾員工:

    前段時間大量停工,工人聚在食堂打牌

    11月8日晚間,歌爾股份公告稱,近日收到境外某大客戶的通知,暫停生產其一款智能聲學整機產品。目前與該客戶的其他產品項目合作仍在正常開展。

    歌爾股份公告截圖

    盡管歌爾股份在公告中并未明確指出“境外某大客戶”的身份,但作為知名“果鏈”企業,市場推測直指蘋果公司。

    知名分析師郭明錤稱,經調查,歌爾股份被砍單的產品可能是蘋果的AirPods Pro2。另外,為填補生產缺口,第一供應商立訊精密(002475.SZ)已擴產并取得所有AirPods Pro2訂單,成為AirPods Pro2獨家組裝廠商。此外,目前并不清楚,歌爾股份何時恢復生產AirPods Pro2,以及此事件的影響是否會擴及歌爾股份的明年蘋果公司訂單或其他蘋果產品訂單。

    11月9日、10日,紅星資本局多次聯系歌爾股份證券部及公共關系部門,但截至發稿,其證券部電話始終占線,也未收到公關部門回復。

    紅星資本局注意到,在歌爾股份正式發布公告前,員工之間對此事早有傳言,且已有大量工人辦理離職。

    歌爾股份在職員工小楊告訴紅星資本局,一周前,工人變得“清閑”起來,“之前我們每次去食堂,工人們都是吃了飯就走,但前段時間因為大量停工,工人們沒有工作,他們就會把食堂的幾個桌子拼在一塊,一起聚餐、打牌,無所事事。”直到本周工人大批離職。

    小楊說,“周一(11月7日)那天,離職辦理點附近的廣場上聚集了很多工人,他們中很多人身邊放有行李箱和被褥,正在辦理離職,都是小時工、中介工。”

    歌爾股份另一車間員工小劉則對紅星資本局表示,據他了解,離職的員工約有八千人,且幾乎都是小時工。“但據我所知,正式員工還沒有出現裁員和降薪的情況。”

    拿著被褥、行李離職的員工們,受訪者供圖

    另據21世紀經濟報道,有受訪者表示,歌爾股份U01項目整體被砍掉,該項目涉及員工數量大概有3萬人。

    約8000名小時工離職

    鄭州富士康已進廠預招工

    大批離職員工將去往何處?這對歌爾股份影響如何?

    小楊對紅星資本局表示,目前公司約有9萬余人,涉及蘋果業務的員工就有4萬多人,約占公司40%以上。“但制造業企業的員工波動性很大,在生產某款產品的時候就會突然招很多人,然后在淡季的時候又會突然走掉很多人,沒有一個定論。”

    小劉也肯定了“分項目”的說法,“比如2019年,我們就有非常多華為的項目,當時華為的工人就是最多的。”

    隨著大批工人的離職,社交媒體上有不少勞務公司或中介開始招工,宣傳稱離職員工可轉廠去昆山立訊或泰州藍思。小楊也對紅星資本局表示,近幾天園區內多了很多招工的傳單。

    紅星資本局獲悉,鄭州富士康也進入歌爾股份廠區內招聘,并直接將招聘海報立于廠區食堂內。招聘海報上寫道,鄭州富士康iDPBG事業群啟動預招工,小時工價為30元/時,工期至2023年2月15日,入職不滿7天離職者,按照同工同酬薪資發放。

    鄭州富士康招聘 受訪者獨家供圖

    紅星資本局了解到,目前歌爾股份小時工的收入約在23-27元/小時之間,其中中介工因中介費等原因,收入相對較低。

    “其實23塊的價格在濰坊當地,已經算高的了,一般的市場價是20,低一點的17、18元。”小劉表示,小時工的工時費高低一般由用工的需求量決定。“小時工的招聘流動性很大,每年要招聘好幾次,有的時候用工需求大,30、32元/時的都有,并不固定。”

    “現在有很多中介在網上宣傳自己一小時能開到30元、31元,但其實這都是有工時約定的,比如每個月必須達到250個工時或300個工時,才能拿到這個價,或者是拿到補貼,但是一般實際上都達不到。”小劉解釋。

    小劉認為,歌爾股份在小時工的工人群體里的企業風評還算不錯,“我在歌爾干了五年,覺得歌爾對工人還是比較人性化。比如小時工離職以后暫時找不到工作,還是可以在工區住,不會被立刻清退趕走。工時費在我們本地也算是高的,當然這可能也是為了以后更方便招人吧。”

    歌爾為何遭砍單?

    內部員工稱系良率不合格

    那么歌爾股份為何會丟失“境外某客戶大單”?丟單對歌爾股份又意味著什么?

    針對歌爾股份被傳“踢出果鏈”、面臨罰款等傳言,歌爾股份相關負責人對中國證券報記者表示:“相關信息請參見公司公告,但‘踢出果鏈’等傳言明顯是謠傳,公司只是應需求暫??蛻粢豢町a品,其余的項目都在正常合作。包括罰款的傳聞,都是不實信息,公司還在評估具體損失,會及時公告。”

    歌爾股份公告稱,本次業務變動預計影響2022年度營業收入不超過人民幣33億元,約占公司2021年度經審計營業收入的4.2%。該事項對公司經營業績的影響仍在評估中。公司將盡快推動相關評估工作,并按照相關法律法規的要求履行信息披露義務。

    至于砍單原因,歌爾股份對外三緘其口。

    澎湃新聞報道稱,歌爾股份之所以被暫停訂單是代工的AirPods Pro2良率不達標,而歌爾代工其他蘋果產品則不存在這樣的問題,因此雙方合作還在正常開展。此外,每年1月份蘋果會針對舊產品(已經上市銷售的)重新分配訂單,新產品一般會在6月份確定代工廠。原則上說,如果歌爾股份最終良率提升符合標準,依然有可能重新接到蘋果訂單。

    小劉也對紅星資本局表示,外界傳言的良率不合格“確有其事”。

    另有品管質檢部門的員工表示,近日質檢工作量有所加大,已經加了一周的夜班。

    公司股價距高點已下跌68%

    市場恐其被“踢出果鏈”

    雖然歌爾股份的財報中并未列明智能聲學整機業務構成,但業內分析認為,蘋果Airpods產品在其中占據至關重要的地位。連續兩個交易日的跌停,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市場情緒。

    公開資料顯示,歌爾股份自2018年切入蘋果AirPods代工業務;2019年7月,歌爾股份在越南的工廠開始生產第二代AirPods。受益于AirPods的放量,歌爾股份TWS耳機業務在2019年實現業績爆發,使得包括TWS耳機在內的智能聲學整機業務一舉超越精密零件組件業務成為公司第一大營收來源,并成為公司最大的業績增長點。

    歌爾股份股價也從2019年初底部的6.56元/股漲到了2021年末階段新高的58.11元/股。但以11月10日收盤價18.65元/股計算,歌爾股份股價距去年高點已跌去68%。

    歌爾股份股價周K線圖

    一方面,歌爾股份確確實實吃到了“果鏈”的增長紅利。但另一方面,過于依賴大客戶,也成為部分投資者對歌爾股份的擔憂之一。

    2020年下半年,因AirPods出貨量增速放緩,歌爾股份遭遇成長性危機,彼時,2020年三季度報顯示,歌爾股份存貨金額已超百億。這一度引發市場擔憂存貨積壓和TWS產能利用率下滑等問題。

    財報數據顯示,歌爾股份2021年營收中前五大客戶的貢獻占比達到86.54%,而這其中蘋果作為最大客戶,營收占比高達42.49%。

    面對極度強勢的蘋果,供應商一旦被踢出局,無論是股價還是業績都將遭受巨大打擊,去年3月被踢出“果鏈”的鏡頭供應商歐菲光就是如此。對歌爾股份來說,僅僅是AirPods出貨量放緩的趨勢,就曾使市場對歌爾成長性產生過極大擔憂,此次疑似Airpods業務被砍單,無疑更放大了市場的憂慮。

    智能硬件收入占比提高

    會是下一個增長點?

    從歌爾股份整體業務情況來看,目前,歌爾股份主營包括智能硬件、智能聲學整機、精密零組件等業務。

    據歌爾股份財報,今年前三季度,歌爾股份營收凈利潤仍保持增長態勢,營收約741.53億元,同比增長40.47%;凈利潤約為38.4億元,同比增長15.23%。其中,智能聲學整機收入同比增長3.6%至約198.92億元,相比去年,智能聲學整機業務增速已顯著放緩,2021年前三季度,其智能聲學整機業務營收192億元,同比增長25.72%。

    失去了“智能聲學整機產品”的大單,歌爾股份的對外回應中,將業務重點放在了智能硬件業務,尤其是VR設備上。

    事實上,近幾年間,歌爾股份的收入結構已明顯改變。

    紅星資本局查閱年報發現,2018年,歌爾股份三大業務分別是精密零組件、智能聲學整機和智能硬件,收入占比分別為41.81%、28.68%、27.9%;2020年,智能聲學整機產品收入明顯提高,三大業務占比次序為智能聲學整機產品(46.20%)、智能硬件(30.57%)和精密零組件(21.13%);到了2022年上半年,這一次序再次發生變化,排名變成了智能硬件(56.9%)、智能聲學整機(28.3%)和精密零組件(13.03%)。

    歌爾股份2021年報截圖

    歌爾股份也愈加重視智能硬件業務。公開信息顯示,歌爾股份是Meta和Pico等廠商VR核心代工商,其占VR代工市場七成份額。2022年前三季度,歌爾股份研發費用為34.91億元,同比增長40%,其中主要是持續加大的對虛擬現實及聲學、光學等領域的研發投入。

    熱門文章
    圖文推薦
    最新推薦
    ?
    編輯郵箱:ynqb6668@gmail.com | xml地圖 | 移動端
    鄭重聲明:云南生活網(www.californiapatiofurniturerestoration.com)網站資源摘自互聯網,如有侵權,麻煩通知刪除,謝謝!
    啪啪就小处雏毛女
    <xmp id="4www6">